第十二章(岑鲸挥笔写了三个大字 ...)(1 / 2)

燕兰庭知道自己弹琴不好听。

像他们这些世家出身的子弟,进书院前都会有一段请先生到家里授课启蒙的时光,先生所教除了《千字文》等启蒙书籍外,还有琴棋书画这四门。

棋书画都好说,至少在他看来,这三样都不难,唯独那个“琴”,他先后换了三四个先生,最后家里都放弃了,说入了书院,或许能遇到更好的老师,教会他弹琴。

可惜那只是他爹娘美好的幻想,因为他爹娘到死,都没听见他弹出过一首像样的曲子。

甚至每一个教过他弹琴的书院先生都委婉地表示过他最好这辈子都别再碰琴,其中不包括岑吞舟,因为岑吞舟不是书院先生,她也没有委婉,而是非常直白地跟他说:“再碰琴我就剁了你的手。”

言语之霸道凶残,没有半分初见时的和蔼可亲。

但既然说了要来教琴,他就没想过撂挑子。

于是他强压下内心的情绪,在简单的自我介绍,说自己姓燕后,挑了个学生询问上一位先生的教学进度。

得知上一位音律老师刚教了她们一首新曲子,那首曲子他又正好学过,燕兰庭一边回忆,一边把手放到了琴弦上。

庚玄班的同学们都不知道自己正踩在悬崖边,各个都在好奇新来的先生弹琴是个什么水平,会不会比突然跑去江州的刘先生琴技还好,心中满是期待——

“咳咳咳……”

一阵轻轻的咳嗽声从后排传来,打断了燕兰庭的动作。

燕兰庭微微一顿,想起前几日叫人从书院大夫卫先生那里偷来的脉案上记载岑鲸身体不好,不能剧烈运动,也不能大喜大悲受太大刺激,便又默默将手从琴上移开。

随后他以了解每一个学生的水平为由,让学生轮流弹奏那首刘先生新教的曲子给他听。

燕兰庭弹琴不会,听音却是非常得准,每听完一曲,总能准确无误地将错处点出,顺带凭借自己不停换先生,数次重头学打下的坚实基础,纠正学生弹琴时犯的各种错误,因此许多学生都认为燕兰庭是个有真材实料的先生,本事不比原先的刘先生差。

学生们轮流演奏的时候,白秋姝借着琴声遮掩,小小声问岑鲸:“刚刚怎么咳嗽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岑鲸摇头,同样小声地回答她:“没事儿,就被风呛了一下。”

白秋姝这才放下心,并开始为待会儿的单独演奏而焦虑。

她弹琴也不太行,希望前面的同学能慢慢来,最好能在轮到她之前就下课。

另一边,系统也被岑鲸方才的咳嗽吓了一跳,它还以为宿主会做些什么,让燕兰庭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岑鲸要是知道系统在想什么,一定会开口告诉系统,相比听燕兰庭弹琴,掉马根本就不算什么。

而且马甲都掉了还挣扎,没必要,多累啊。

所以比起被识破身份,她更在意另一件事——燕兰庭的好感度为什么会这么高?

一百点,整整一百点。

燕兰庭不是把她当成了岑吞舟的女儿,也不是把她当成了岑吞舟的替身,就是岑吞舟本人。

那么问题来了,燕兰庭这五年里都经历了什么才会对她有这么高的好感值?

岑鲸想不明白,索性又一次放弃了思考。

或许是白秋姝的念力足够强大,又或者是燕兰庭在课前迟到的缘故,单独演奏还没轮到她们,一旁跟着燕兰庭的婆子便开口提醒,说到时间下课了。

燕兰庭随着那婆子离开西苑,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岑鲸发生过任何接触,更别提交谈。

对此就连系统都开始疑惑:【好感检测设备是不是坏了】

好感值满一百的对象死而复生,居然不抱着痛哭流涕一场,这合理吗?

岑鲸趁周围人都在收拾东西,自言自语似的回了系统一句:“自检一下?”

系统拒绝自检,就冲这一百点的好感度,它愿意让好感检测设备继续坏下去。

燕兰庭踏出西苑大门之后,转身拜托那一直跟着自己的婆子,麻烦她替自己请一下管理西苑学生宿舍的乌婆婆。

那婆子不知燕兰庭的身份,但也还是帮忙去把乌婆婆请了来。

乌婆婆认识燕兰庭,或者说在岑吞舟身边跟过的人,少有不认识燕兰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