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梦回(前世篇)(1 / 2)

chapter084

十一月份刚刚下完一场大雪, 温可安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这个房间一个月一千块钱,有独立的卫浴跟阳台。地段比这个再合适的房间已经没有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租房中介看着面前戴着帽子跟口罩的女孩, 继续开口说道, “你觉得合适的话最好快一点付了定金, 下午还个要来看房的。你如果确定下来付了定金, 我就不带那个人过来看了。”

温可安简单的看了一圈,房子很小很破,不过好在所有的家具都很齐全。这几天她一直在看房子, 这个小单间确实是这几天她看的性价比最高的一个房间。

“定金多少?”

中介一看有戏, 态度都好了很多,“定金就是一个月的房租。”

温可安付了定金之后, 第二天就搬着行李住了进来, 顺便跟租房中介签好了合同。

押一付三, 再加上中介费,一下子就花了五千块钱。

温可安来的时候,身上就只有不到八千的存款,现在付了房租, 就正剩下了两千多块钱的生活费。

“行,这是房间的钥匙,你自己保管好。”签好了合同之后, 中介给了房间钥匙。

这个房间里没有暖气, 跟外面差不多一样冷。

温可安一向很怕冷, 她的拿着行李的手都被冻得通红。中介都看不下去了,主动帮温可安打开了房间的空调让她暖和暖和。

“这里的电费水费都不是很贵,不用舍不得开空调。”中介说,“过几天就要降温了, 不开空调真的是会冻死。”

温可安知道中介说的有些夸张了,虽然这里的冬天确实很冷,但应该也不会到被冻死的地步。

房间里的气温渐渐暖和起来,温可安摘掉了自己的口罩跟围巾。很明显的,温可安注意到中介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变。

“你的脸是怎么了?”中介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问了出来。

之前温可安一直都带着口罩跟围巾,把自己的脸围着很严实,中介一直以为是她很怕冷,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是脸毁容了。

中介说完那句话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开口说:“那你慢慢收拾吧,我先走了。”

等到中介离开房间,温可安才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本光滑的脸上,此时却很明显的可以摸到一个很大的伤疤。这个伤疤是因为几个月之前她出了一场车祸,她命大,没有死。可是她的脸却毁容了,脸上永远的留下了一个伤疤。

温可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安静的站了好一会儿。

窗户外面的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温可安开始慢慢的收拾自己的行李。

温可安只带了一个行李箱,她今天晚上的被褥都没有。不过幸好小区附近有个小型超市。

温可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去准备买一套被褥。

小区是个老小区,房子都很破旧,有的小胡同甚至连路灯都没有,阴呼呼的看着特别吓人。如果在以前,温可安一定不敢大晚上的走这样的小胡同。但是现在她胆子却大了,大概是因为现在她已经连死都不怕了,更不会怕鬼。

有时候她甚至出现过很极端的想法,她在想,如果她死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天堂跟自己的家人团圆,她就不用自己一个人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温可安从超市买完东西出来,天上又开始飘起了小雪花。她拖着自己的被褥回家。

现在已经晚上□□点钟,大冬天的出来逛的人也很少。

回家的小路依旧很黑暗,时不时地还可以遇到几只突然经过的流浪猫。温可安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直到在某个拐角处,温可安突然听到一声有人痛苦的喘息声。

空气中,甚至隐隐约约可以闻到一点点血腥味道。

温可安的脚步一顿。

鬼使神差的,她往前看了看。

前面阴暗的小角落,有一个受伤的男人。

因为太黑了,她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脸。那男人伤的不轻,冬天晚上的温度是真的很低,他在这里待一晚上,估计会被活活的冻死。

但是,他冻死或者不冻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估计是感觉到了她的靠近,那个男人突然回头,他的目光看向了她。

“.......”

温可安只是默然的看了他一眼,她并没有跟他说话,也没有帮他。她收回自己的目光之后,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抱着自己新买的被褥往家的方向走。

温可安回到家后,却一直心不在焉。

她明明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圣母,可是脑海中一直在想那个在角落的男人。或许是因为他的目光,也或许是因为他跟她一样的悲惨。

晚上十点钟,温可安起床换好了衣服。

她准备出去看看。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觉得她疯了,大晚上的不好好的待在家里,要出去找一个连好人还是坏人都不确定的男人。

温可安也觉得自己疯了。

但是她并不害怕,她已经连死亡都不怕了,更不会去怕一个受伤的男人。

外面雪下的越来越大,温度也比白天低很多。

温可安这一次出来没有戴手套跟围巾,她的手跟耳朵很快被冻得通红。

如果那个男人还在角落的话,估计已经被冻僵了吧。

温可安默默地想着,她很快就走到男人所在的角落。

他还真的被冻僵了。

温可安低眸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慢慢蹲在他的身边。借着淡淡的月光,温可安隐约可以看清楚他的脸部轮廓。他长得不错,算是个帅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还特别的脏。

身上不知道是不是被人用鸡蛋砸过,有一种奇怪的腥味。

就在温可安审视他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眼神很锋利,很警惕。

反正只看他的目光,温可安就觉得他一定不是个好人。

温可安没有害怕他,她愣愣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轻声问:“你还没死?”

“.......”

黑夜中的小角落,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

就,都挺诡异的。

“......”

温可安也不知道自己的怎么想的,她竟然把这个受伤的男人带回了自己的家。

家里的空调还没有关,出租屋虽然简陋,但是很暖和。

“床只有一张,你在沙发上休息吧。”

温可安说完,沉默的看着男人身上脏兮兮的外套。她最后还是丢给了他一个小毯子,“衣服脱了,不要把沙发弄脏。”

今天晚上太冷了,温可安回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她之前就有些不舒服,看样子是有些感冒。今天晚上出去又被冻着了,现在整个人都不是很在状态,脑子很疼。

温可安喝了感冒药之后,就钻进自己的被窝里睡着了。

她早上起来之后,那个男人还没有醒。温可安走到沙发旁边,伸出一根手指放到他的鼻子下面。

没死,还有呼吸。

现在天亮了,温可安也更清楚地看到了这个男人的样貌。昨天晚上在她睡着之后,他应该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现在他的脸上身上看起来比昨天晚上干净很多。他手臂上都是一些青紫的痕迹,看着像是被人打的。

明明很好看的一张脸,但是却留了个小寸头。说句不好听的,感觉就像是刚从监狱里面出来的一样。

温可安见他还睡着,没有打扰他。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准备了几份简历。今天需要出去找工作。毕竟现在她的手上只有三千块钱,如果不出去工作,她早晚会饿死在出租屋里。

温可安大学没考好,只考了一个普通三本。而且她所学的专业她并不喜欢,以前她是想靠着跳舞为生,但是自从车祸之后她不仅伤到了脸,也伤到了腿。她再也没有机会跳舞了。

面试了三家公司,温可安最终确定要去一家做电商的公司里工作。她的新工作是主播助理,工作时间长一点,但是工资高一点。一个月休息四天,工资五千。

目前这个工作比较缺人,公司的领导跟她说如果她确定要来的话明天就可以过来办理入职手续。温可安就是想找快一点入职的工作,所以直接答应了领导第二天来上班。

找到了工作,温可安难得的松了一口气。

回家的路上她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一个买烤地瓜的老奶奶,烤地瓜的味道香甜,温可安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了两个烤地瓜。

“小姑娘你看着挺面生啊,你是新搬过来的吗?”老奶奶在小区门口卖了好多年的地瓜,小区的一些人跟她都很熟。

“嗯,刚搬过来不久。”温可安小声的应了一句。

“是在这边工作吗?”

“对。”

“这个小区晚上不太安全,你自己一个人的话晚上最好不要出来。”老奶奶好心的提醒,“今天还听说昨天晚上有人在小区里看到了几个小混混在揍人,唉,小区里面的物业也不敢管这种事情。”

温可安微微愣了一下,才说:“我知道了,谢谢奶奶。”

温可安回到家里,之前受伤的那个男人已经醒了。他看起来腿也受伤了,温可安见到他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

那人的眼眸深黑,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犀利。

或许他自己也不可思议,为什么一个陌生女孩会救他。

而且还把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到了自己家里。

温可安根本就不在意他怎么想的,她把另一个没有吃的烤地瓜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开口说:“门口买的烤地瓜,没有下毒。”

“.......”

温可安把烤地瓜给他之后,就开始完全无视了他,该干什么干什么。

天色已经不早了,家里也没有什么菜。温可安吃完烤地瓜之后就差不多饱了,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关灯上床睡觉。

上班第一天,领导要求温可安七点半就要到公司。温可安起了个大早,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出门了。她出门前还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那个人,他已经醒了,很明显的他昨天晚上可能没有睡好,眼睛里面的红血丝很多。

第一天上班工作比较繁琐,公司是个小公司,里面的人加起来也才一共三十几个人。温可安作为直播助理主要负责两个主播,一整天下来特别的忙,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这几天感冒更严重了,温可安坚持吃药都没有用。

回到家之后,温可安也没有吃饭,简单地吃了一点饼干,然后喝了药之后就睡了。

早上醒来后温可安却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力气,浑身冒虚汗。她努力的从床上坐起来,在沙发旁边坐着的男人已经醒了。他给她递过来一杯温水,“请一天假吧,你发烧了。”

温可安把水接过来,淡声道:“没事,吃个退烧药就好了。”

这是几天以来,他们第一次说话。

温可安不可能不去上班,第二天上班就旷工确实影响不太好。

而且一个月的全勤也有五百块钱,如果今天不去的话,全勤就没有了。

温可安吃了退烧药,还是起身洗漱,继续去上班。

工作强度依旧很大,不知道是不是退烧药起了点作用,温可安工作的时候比早上的刚醒过来时状态好了一些。到了下午,领导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让她早点下班回家休息。

温可安去了附近的诊所打了个退烧的小针,然后拿了一些药物。这一次感冒又花了她二百块钱。

下午没有什么胃口,她也不太想吃饭。从小诊所出来后,她就只想着回家睡觉。

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温可安回去的路上冻得脚都僵了。她刚搬过来没有多久,之前一直在操心工作的事情,连个合脚的棉鞋也没来得及买。

回到家,家里的灯还亮着。

温可安一打开门,就闻到了厨房里面传来的饭菜香味。她平时很少自己做饭,大多数时候都是从外面买一些饭菜回家吃。

是那个男人在厨房里做饭。

温可安换好拖鞋后,去厨房看了看。他手臂上的伤口还没有好,炒菜的动作比较缓慢。

她来的时间正好,他刚好做好了菜。

温可安低眸看了一眼,菜的品相不怎么样,看样子他以前应该也不怎么做饭。

“.......”

不过虽然品相不怎么样,但是闻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原本不打算吃饭的温可安闻着这饭菜的香味,还真的有些饿了。

餐桌上,他帮她盛好了米饭,端到她的面前。

两个人安静的吃饭,依旧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温可安抬头就发现他在看她,她愣了一下,还没有等她开口说话,她就听到他开口:“顾霆。”

他这是在跟她说他的名字。

温可安微微低眸,轻声说:“温可安。”

“........”

温可安跟顾霆的交流依旧不是很多,她没有赶他走,他也没有主动离开。经过了几天的相处,温可安大概知道顾霆坐过几年牢刚出来,他这次受伤是被之前的仇人针对。刚出狱的他身上也没有多少钱,脚还受伤了,目前行动不便。

他们仿佛已经有了默契,温可安每天白天要出去上班,下午回来顾霆就已经做好饭菜,等着她回家吃饭。顾霆做饭的水平越来越好,做出来的饭菜也越来越好吃。

这样的生活虽然奇怪,但是好像也渐渐步入了正轨。

最近马上到了阳历新年,公司里渐渐地忙碌起来。作为一个社畜,加班已经成为了常态。公司内卷的非常严重,很多人甚至都是自愿加班。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晚,已经从晚上七八点钟,慢慢变成了十一点十二点。

这些日子温可安甚至都不能够保证充足时间睡眠,晚上一两点才能睡着,早上五六点就要起床洗漱准备上班。熬夜时间久了,温可安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受不了,经常会心跳加快,身上冒虚汗。

这天晚上已经十点钟了,大家依旧都在公司加班。

温可安不舒服,想提前回家。但是没想到却被自己的组长给拦下来了。

组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性,她看了一眼温可安,还是低声警告说,“王总脾气不好,你要是敢提前走,你这份工作就别想要了。”

“.......”

大概社畜的工作就是这样,每天都想辞职,可是该加班的还是会咬着牙加班。

温可安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路上都已经没有人。周围安静的吓人。

小区里面路灯全部已经灭了,晚上的月光把小胡同照的很亮,温可安刚走到小胡同里,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她心脏紧了紧,回头警惕的看了一眼。在她身后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顾霆。

温可安愣了片刻,才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一个人不安全。”顾霆说。

温可安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担心她太晚回家会遇到危险。

温可安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轻声说:“谢谢。”

温可安跟顾霆的关系好像渐渐变成了普通舍友的关系,他们的交流也开始变得更多了一些。从某种角度来说,顾霆算是她现在唯一的朋友。

这些年她的父母离世,唯一的闺蜜也去世了。她的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好像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温可安才知道顾霆现在的状态竟然跟她差不多,他刚刚出狱,父母也已经离开了人世。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真的一样,一样的悲惨。

这些日子顾霆身上的伤渐渐的好了很多,为了生活他也开始出门找工作。可他的身上有案底,一般正规的公司并不愿意招他这种人来公司上班。

顾霆找工作也很不容易,他最后找到了一个在工地上的活。工地上的活累是累了一点,但是工资不低,要求不高。也不会嫌弃他曾经坐过牢。

有了工作后,顾霆继续住在这里也不太好了。温可安早上起床,就见到顾霆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要走了吗?”温可安抬眸看向他,轻声问。

听到她的话,顾霆顿了一下,才开口说:“嗯,谢谢这段时间的收留。”

“..........”

温可安下班回来,顾霆已经离开了。他走之前还把家里打扫了一遍,现在家里干干净净。他来的时候没有多少东西,走的时候同样也没有带走什么。

现在家里空荡荡的,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温可安简单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依旧每天正常上班下班。仿佛顾霆从来没有在她的世界出现过。但是有时候她也会想到顾霆的样子,想到他做的饭菜。他们相互连个联系方式也没有,就这么消失在了彼此的世界中。

元旦这天,公司里有团建聚会。温可安不太能喝酒,但她还是被同事让着喝了一点。这个酒一开始没有什么,但是等聚会结束要回家的时候,温可安才觉得酒劲上来了,她整个人都晕晕乎乎,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幸好家离着不是很远,她没有让同事送她回家,而且自己在冷风凌冽的小路上慢慢的走。元旦这天很多小朋友都放假了,他们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出来玩,出来买东西,为了新年做准备。

温可安最后走不动了,坐在了公园的小长椅上休息。喝了酒大概就会有点多愁善感,温可安不由得就想起了以前她爸爸妈妈,她闺蜜跟朋友还在的日子。那时候她也跟这些小朋友一样,特别的幸福快乐。

明明没想哭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温可安摸了摸她的脸,却发现已经泪流满面。她可能是有些难过。但是难过了又怎样呢,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在乎她难过还是不难过。

温可安站起来,准备回家。但是她的腿有些软,没有站稳差一点跌倒。关键时刻她身边有个人伸手扶住了她。温可安还没看到那个人的脸,但是先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谢谢。”

那个人没有说话,温可安抬眸看向他,却意外撞入了一个熟悉的眸子中。

竟然是顾霆。

说实话在这里见到顾霆,温可安还有些意外的。

“喝酒了?”还没有等温可安说话,顾霆先开口问道。

“嗯。”温可安轻声应了一句。

顾霆没说话,他低眸看了她一会儿,才开口说,“我送你回家好吗?”

顾霆的脚腕受了伤还没有好,他现在走不快,正好温可安也不想走得太快。明明十五分钟就可以到家的,他们两个人一起走竟然走了三十分钟才到家。

回到家后,顾霆让她先坐在沙发上休息,他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喝点水。”顾霆把水杯递到她的面前。

温可安接过来,乖乖的把水喝完了。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顾霆说完,原本想去厨房看看她家里还有什么吃的东西,准备给她做一点食物让她明天早上吃。但是没想到他刚刚转身,衣服袖子就被她小心翼翼的拉住。

温可安以为顾霆要离开这里,她仰头看了他一会儿,才小声说:“你能先不走吗?”

温可安微微低眸,没有去看顾霆的反应。她自顾自的开口说:“能跟我说会儿话吗?”

顾霆真的没有走。

因为有酒精的作用,温可安到底跟顾霆说了一些什么她都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最后好像说着说着睡着了。

把她哄睡着后,顾霆才离开了她的家。

温可安早上醒过来已经很晚,尽管头很痛,但是也要爬起来上班。

马上就要到了交房租的时间,再加上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花销,温可安根本就没有的攒住多少钱。现在她口袋的里的钱依旧五千块钱都不到。不过最近也发生了一件比较好的事情,她在公司里面表现不错,公司决定给每个月给她涨两百块钱的工资。

硬撑着做完了上午的工作,终于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可以休息一会儿。

温可安一般在公司里吃中午饭,她的公司在一个小商圈,周围的物价都比较高。有的店铺一碗面都可以卖到三十块钱一碗。温可安为了省点钱,中午会去一家实惠的小餐馆吃饭。

小餐馆买的饭菜很实惠,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但是填饱肚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在这边吃饭的大多数都是附近工地上干活的工人跟吃不起外卖的底层打工人。

温可安经常跟同事一起过来吃饭,今天她跟三个女同事一起过来的。

她们去小餐馆的路上需要经过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现在正好是中午,虽然温度依旧很冷,但是今天的太阳很毒,阳光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