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阑尾炎(1 / 2)

全科医师 二毛君 2565 字 4天前

刘牧樵一连看了15份简历,其中有一份很特殊,他调节仪器可以精确到7个9。

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人才。

这个人是德国的,今年才34岁,他不是医院的员工,而是中心实验室的设备调试人员。

这种人才不可多得。

刘牧樵回顾了一下15个人才,全部接受了,他给安泰医院人力资源部发了一个信息,并把这15个人的资料全部发过去了。

安泰人力资源部的头姓孙,浏览了一下个人的简介,也是欢喜得很,赶紧向孙涛反映,孙涛说,你们最好是主动启动这个机制,用一年的时间,挖掘300名高尖人才。

要是这个计划实现,安泰医院就真的是国际一流的医院了。

护理协会的博弈已经渐渐明朗,要求刘牧樵、姜薇进高级专员的呼声越来越高,甚至还有人喊出来,请刘牧樵任护理协会的会长。

当然,刘牧樵没把这事当真。一是因为这种声音是个别的,二是因为可能性几乎为零。

欧美发达国家绝对不会把会长位子让出来,他们能让一个副会长的职位已经很了不起了。

再说,这种声音刘牧樵也很难听得到,他不会会员,更不是理事,代表国家参加会议的是章灵芝,她参与了这场博弈。

明天才有正式的结果,姜薇的发言也在明天,刘牧樵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作可做了。

他有些闲不住。

J陪着他。

“无聊,闲下来还真的无聊。有手术做吗?”刘牧樵翻看了一会儿手机,抬头看着J问。

“手术?你的业余生活,难度就没有一点别的爱好吗?譬如玩游戏什么的?”J问。

“在国外,你们的网络信号太慢了,还是3G、4G,我们早就是5G了。玩游戏不流畅,没意思。你问问你们朋友,有没有什么难一点的手术?”

很多天没有做手术了,刘牧樵心里头痒痒的。

已经有16天没做手术,这是罕见的,习惯了紫外线的臭氧气味,刘牧樵只要3天不做手术,心里就憋得紧。

这一次隔了16天没有摸手术刀,真的是太难了。

“我问问。”J拿出手机拨了电话。

“有,有,有一台阑尾炎!”J兴奋地说。

“阑尾炎?”

刘牧樵猛摇头,阑尾炎是他所做的手术中最不熟练的,也是他最没有成就感的手术。

不过,与其没有手术可做,即便是阑尾炎也行。

“好吧,阑尾炎也行。”

就和肚子饿了的人一样,即便是红薯、土豆都是美味。

“好,坐我的车去。”

J开的是一辆沃尔沃,飞快,只用了不到20分钟,就到了普林斯医院的外科大楼。

J带着刘牧樵去了外科大楼。

这里是普外科,有三名很有名气的大教授,在欧洲属于一流水平,是普林斯医院的超级大佬。

三名教授轮流坐班,很少有碰面的机会,除非遇到非常疑难的病历需要讨论。

他们轮班,每周的1、3;2、4;3、6。

轮班的那一天,即使是很小的手术,他们也会要亲自过问。

和国内的医生不同,国内手术分4级,不同的医生做不同的手术。而在普林斯医院,阑尾炎,他们的大教授也会过问一下,手术计划,他要过目,他认可了,主管的医生就可以做手术了。